官网首页 正贸简介 企业文化 发展历程 产品展示 新闻中心 客户案例 企业资质 在线订单 招聘信息 社会公益 联系我们
     产品列表
          【泰州正贸】搁板货架
          【泰州正贸】重型货架
          【泰州正贸】悬臂货架
          【泰州正贸】阁楼货架
          【泰州正贸】堆垛货架
          【泰州正贸】自滑式货架
          【泰州正贸】穿梭车货架系统
          【泰州正贸】丝网制品
          【泰州正贸】塑料托盘
          【泰州正贸】物流设备
          【泰州正贸】自动化立体仓库
          【泰州正贸】移动式货架
          【泰州正贸】库架合一
          【泰州正贸】标牌和标签
          【泰州正贸】周边设备
          【泰州正贸】输送和分拣
          【泰州正贸】工具柜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垂死挣扎的无人中型货架 创投江湖“风口轮动”的速度加快很多
发布时间:2018-05-29    文章来源:    浏览次数:242

相比过去几年,2018年创投江湖“风口轮动”的速度加快很多。年初,我们还骑着共享单车,吃着无人货架的零食,和同事朋友大谈特谈区块链。转眼间,区块链归于平静;共享单车悉数被收购;无人货架也大规模撤退、从办公室的角落消失。

时间证明,任何打着创新幌子、粗放经营的商业模式,不会长久。其中,无人货架便是粗放经营的“集大成者”。办公室里支个货架,用户扫码买零食。这个简单粗暴的行业,去年赶着风口大肆圈钱,如今却正经历着尴尬的转型之路。

2017年,果小美、便利蜂、猩便利.....40多家无人货架公司以气吞山河的势头,拿下资本30亿元融资。然而,这个行业融资速度远远赶不上烧钱补贴的速度。跑马圈地攻占办公室大半年后,无人货架开始频繁撤柜、节节溃败。

今年5月4日,无人货架头部玩家“果小美”解散的消息流出。这则消息大意为,果小美即将解散,货架上的食品免费赠送,大家江湖再见。

尽管果小美官方微博迅速澄清这是造谣,但果小美多地撤退货架、业务停滞已成事实。同时,便利蜂因供应链短缺大规模撤柜、猩便利被爆拖欠部分供应商货款........无人货架真的“凉了”。再过不久,或许街头露天场所堆积如山的废弃单车旁,将出现被遗弃的无人货架。

那么,这个简单粗暴、短暂发光的行业,经历了怎样的兴盛、危机与转型?

01

匆匆逝去的跑马圈地时代

首先来认识,是什么因素催动了无人货架的诞生?近年来,移动互联网的流量红利步入尾声,流量成本越来越高,线下渠道流量入口的作用被放大。在这个线上结合线下的时代,无数商家的逼着自己无限接近消费者。

于是,2015年领蛙、小e微店、友盒便利相继出现,无人货架开始被人关注。而这个行业在2017年真正起爆,这年6月,果小美在成都成立,公司创始团队的背景堪称豪华:阿里聚划算总经理、美团华东大区总经理、美团COO。其创始人阎利珉给资本讲了一个,以无人货架为前哨,将线下流量导流到线上复制聚划算模式的故事,随后便融到IDG、峰瑞资本3000万元的天使轮。

7月,果小美第一个无人货架登陆写字楼,到2017年底日均交易额已破百万、货架终端数量近10万、业务覆盖全国59个城市。而这亮眼的数据背后,是资本一轮轮的热钱砸入。据统计,从2017年6月开始,不到200天时间里,果小美完成四轮超5亿元融资。

无人货架简单粗暴的另一面是,准入门槛低、极易被复制。果小美的疯狂融资只是一个缩影,2017年2月开始,其余玩家已先后开始光速圈钱:2017年2月,便利蜂完成3亿美元A轮融资;2017年10月,小e微店完成2亿元B轮融资;2017年10月,猩便利获得3.8亿元A1轮投资.......

涉足这个行业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深信,野蛮生长的时代,抢占了市场份额,就是一切。于是,这些融资热钱被用到疯狂铺设点位、货架运营、购买补贴中。2017年的货架点位争夺大潮中,果小美的地推人员巅峰时期,每月可铺设数十个点位,每个货架提成400元,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月入3万的故事。

而2017年这个行业便洗牌重组,便利蜂收购领蛙、果小美收购番茄便利、猩便利收购51零食。2018年开始,果小美地推人员的提成从400元暴降至70元,月入3万的故事画上句号。随后几个月,猩便利、果小美、便利蜂、七只考拉纷纷裁员、撤点、转型,头部玩家节节败退。无人货架,这个曾气势如虹的行业,如今一败涂地。

为什么无人货架风口消逝的速度如此之快?从果小美创始人阎利珉的“蓝图”中不难看出,无人货架的第一阶段的重任就是收集流量和数据,然后通过大数据做场景化服务。然而这个“蓝图”忽略了盈利模式、流量转化率、建设供应链等一系列实际操作上的难题。

首先,无人货架粗放经营背后的是供应链短缺。果小美、猩便利们疯狂铺设点位的初心是获取流量,忽略了网点的场景和质量。开放式场景下的订单转化率肯定低于封闭的办公室,而单词物流配送、人工补货的成本却相同。选择粗放的原因是,供应链短缺、自建周期太长。

无人货架的本质是零售,这意味要有一套包括仓储、物流、配送的完整供应链。而处于早期阶段的无人货架,没有过多精力去投入到供应链的长期建设中去。所以,2018年货架败退大潮中,自建供应链的每日优鲜便利购占尽上风。

此外,远超预期的盗损率也是无人货架的致命痛点。货架“无人”,决定了商品交易要靠用户自觉性,这对人性是一种极大的考量。货架商家普遍以为丢失、盗损率在5-10%,实际却达到30-50%,三分之一的商品未付款就被取走。尽管商家在货架+冷柜+二维码的基础上,加了摄像头。但负责监督的摄像头,往往在贪婪面前成了摆设。

02

转型之后新的危机

如今,跑马圈地的时代结束,无人货架残存的玩家开始走上转型之路:果小美从“重”到“轻”,接入第三方便利店的供应链;便利蜂将货架升级为智能货柜;猩便利则拓展鲜食、零售终端,还在上海打造热厨。

智能货柜听上去是一种升级形态,但智能货柜作为一个封闭的空间,只能容纳一个人使用,这比现在的无人货架使用效率低很多。同时,智能货柜的成本将比货架高出数倍,这无疑和规模化冲突。同时,无人货架风口不再、尚未盈利能力,如何支撑这么大的投入?

反观便利蜂和果小美的转型,更像是在趋向新零售的理念。无人货架兴盛之时,新零售同样被频繁提及,甚至有人说无人货架是新零售的初步情形。然而,仅仅是将渠道转移到线下来获取流量,并不能诠释新零售。

新零售的基础是完美的供应链,然后通过大数据,将用户需要的商品尽快送达。新零售可以形象理解为“商品找人”,而无人货架第一阶段依然是“人找商品”,而且商品局限于零食等小商品。所以,无人货架第二阶段重点应该是,供应链的丰富多元以及精细化运营。

任何行业走过野蛮生长的时代,崭露头角后都要面对巨头入场掣肘的风险。共享单车如此,无人货架依旧。2018年,阿里试图投资果小美,京东推出京东到家GO,顺丰推出丰e足食,腾讯领投每日优鲜便利购....巨头已相继入场。

和无人货架的小玩家不同,2017年腾讯、阿里等巨头已经在新零售大战中建设自己的供应链,他们的资金实力、精细化运营能力,甚至可以对小玩家造成“降维打击”。此前,无人货架的盈利能力缺失、经营模式粗放,小玩家在跑马圈地抢夺点位,巨头更多是在“持币”观望。

经历了大浪淘沙、行业洗牌后,无人货架走向精细化运营的转型升级之路。同时也应清楚,巨头已经在收割的路上。
CopyRight © 2018 泰州正贸仓储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20864号   苏公网安备32120202010319   【后台管理】
地址:江苏省泰州市海陵区工业园  联系人:王经理    手机:17715051762   13801438225   网址:www.tzzmhj.com   邮箱:tzzmhj0523@tzzmhj.com